村主任充当恶势力“保护伞” 合伙强占群体资源暴富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01-23浏览次数:

  2010年,厦成高速A4标段动工建设,其中一个名目雷公山隧道经过青礁村。这让颜小敏、颜某武等人嗅到了商机。雷公山是一座石头山,挖地道产生的大量洞渣打碎成石子后,可进一步加工变为矿产资源出售。颜小敏、颜某武跟另一名本村商人先后找过颜鸣秋,渴望借由村委会的介绍信得到洞渣处理权。为了回报“恩情”,颜鸣秋判断了一项让各方满意的“利益均沾”打算:与颜小敏配合拿下洞渣处置权,并将洞渣卖给颜某武,卖得收益与颜小敏约定“五五分成”。

  通过非法占据洞渣并加工发售,颜鸣秋非法获得收益152万余元,颜小敏非法获利上千万元。源源始终的现金流也为“鸿江社”的发展强盛供应了经济基础。

  就在颜鸣秋一筹莫展的时候,2009年8月海沧区村居换届前夕,当地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鸿江社”喽罗颜小敏找上门来。

  第一百一十五条 利用宗族或者黑恶势力等欺侮民众,或者放荡涉黑涉厄运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重大的,给予开革党籍处分。(陈蕾 刘晶)

  “报复”充任“掩护伞”,小小“蝇贪”财源一直

  ◎新《条例》红线

  颜鸣秋上任后,青礁村的工程、地材等村级事务被以颜小敏为首的黑恶势力实际掌控。他只是颜小敏、颜某武等人“舍小利谋大利”的一枚棋子,长此以往,自己也成为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一步步滑入违纪遵法的深渊。

  “颜鸣秋被‘抓’了?不会吧!”在青礁村院前社辽阔的道路上,村民们听到颜鸣秋被海沧区纪委监委留置一事,都显得有些吃惊。在不少村民口中,颜小敏因横行乡里不受待见,村委会主任颜鸣秋虽与他有些往来,但“到底不是一类人”。

  因忌惮颜小敏的黑恶势力,同时担心施工碰壁耽误工期,施工单位被迫同意将地材供给权交出,由颜小敏实际操纵。2010年5月,海沧区政府召开专题会议,清楚将A4标段洞渣交由青礁村群体,处置收益作为村集体资产。然而,从区政府会议现场回村的颜鸣秋向村“两委”成员瞒哄了这一事实,反而应用职务便利,擅自以村委会名义出具先容信,推荐由他实际把持的劳务队与施工单位签订协议,与颜小敏、颜某武一起顺利失掉洞渣处理权,将处理收益占为己有。

  搞有组织的拉票贿选,或者用公款拉票贿选的,从重或者加重处分。

  2018年8月13日,颜鸣秋在厦门市纪委监委案件留置点含泪写下检查材料,坦陈“竞选时就怀着入选之后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不良动机”。他终于觉醒,始终认为能交换所有的权力,也将他的人身自由和家庭幸福交换给了铁窗岁月,但大梦初醒,为时晚矣!

  (一)在民主推荐、民主测评、组织考察和党内选举中搞拉票、助选等非组织活动的;

  盘算语无伦次地进行。颜鸣秋用这两笔“赞助款”买来香烟逐户发放,向村民拉票;选举当天,颜小敏派人在现场巡逻、盯梢,用非法手段确保“秩序井然”;颜鸣秋成功入选后,颜小敏更是为他大摆庆功宴,并全额买单……拉票贿选,加上同村黑恶权势扶持,颜鸣秋不仅胜利中选村主任,且在任近10年。

  颜小敏对颜鸣秋说:“我唱工程地材生意需要村委会中有人支持,我出10万元帮你竞选村长,你当选后,帮我争夺好处,赚了钱大家一起分!”面对权钱勾引,颜鸣秋起初有些迟疑,“我已经是村党支部委员,官小一点任务也不那么大。”此时,同样想通过村委会的平台捞点“油水”的“发小”颜某武也找上门来,许诺只有颜鸣秋竞选村长,就给他30万元“支援费”。这下,颜鸣秋不再摇摆,满口允许。

  被告席上,颜鸣秋低着头、佝偻着背。“讲话请大声一点”,审判长数次提醒。这个声音含混不清的人,与在厦成高速A4标段施工现场大声威胁施工方“在咱们村施工就要把工程地材跟洞渣交给我们来做”的“黑恶”村长判若两人,全无当日的威风。

  或有心收敛收手,却已深陷泥潭难自拔

  涉黑“蝇贪”落马记
  

  第七十五条 有下列举动之一的,给予忠告或者严格忠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观察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革党籍处分:

  “我对不起党这么多年的培养教诲,对不起我的老婆、孩子和父母,对不起全村人的冀望。恳请法官、陪审员给我一个从新做人的机会……”在被法警押走时,颜鸣秋回想深深望了一眼坐在“被告人家属”席的妻子。他错得一塌糊涂,只是人生不预演、无奈重来。

  就拿院前社来说,这里曾经充斥鸭笼鸽舍,环境脏乱差。2014年,颜鸣秋带领村民修理保护古民居,打造城市菜地,搀扶传统手工技巧,让古老的村落焕发新颜,吸引了台胞来此投资创业,不少离乡大学生也回到当地助力发展,青礁村院前社成为让人记得住乡愁的闽台生态文化村……

  (三)在选举中进行其余违反党章、其余党内法规和有关章程活动的。

漫画 迦红 绘

  拉票贿选、恶势力搀扶,“运作”当选村主任

  这个冬天,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青礁村原党委副书记、村主任颜鸣秋“栽”了。

  在他们看来,颜鸣秋“很有些本事”,曾是村里的骄傲,是街道评选的提高,市级媒体也称他为“城市绿洲缔造者”。

  2018年12月25日,颜鸣秋涉嫌职务侵犯法、强迫交易罪及非国家工作职员行贿罪一案在厦门市海沧区国民法院公然宣判,这也是海沧区在发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宣判的首起“维护伞”案件。被告颜鸣秋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9个月,并处罚金公民币3万元,没收个人财产35万元。

  在建设美丽城市过程中,颜鸣秋是否动过收敛收手的念头?或者有,但沾染了黑恶势力的他,早已深陷泥潭不可自拔。在与纪委监委办案人员交谈时,颜鸣秋吐露:“我曾和颜小敏商定,村里的工程他不要插手。”但最终,因为颜小敏黑恶势力迅速强大,颜鸣秋不得不妥协,将工程“照顾”给颜小敏的“小弟”们承包。与美丽的院前社、青礁古民居“大夫第”内的书声琅琅形成赫然对比的,是盘踞在青礁村地界长达十多少年的以颜小敏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打着颜鸣秋等“保护伞”,“鸿江社”敏捷壮大、称霸一方,把村居风气搅得浑浊不堪、乌烟瘴气。

  1981年初中毕业后,颜鸣秋先后从事屠宰、养鸭、保洁等工作,直到1997年才选上青礁村村委会委员。这一当就是9年。2006年,又改任村党支部委员。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他认准一个歪理“权力能交流所有!”但本人一没文明,二没靠山,如何取得权利?

  此后,颜鸣秋与颜小敏分了工:明面上,颜鸣秋负责打着“隧道占用村群体土地,要为村民谋利益”的幌子,协调区级和街道关系,争取洞渣处理的“官方确权”;暗地里,颜鸣秋与颜小敏狐群狗党,不仅支使村民以征地拆迁尚未处理好为由叫停施工,更指挥“鸿江社”众“小弟”到施工现场滋扰,破坏工地常设基建设施。

  洞渣是国有资产,如何能占为己有?颜鸣秋对此没少“下功夫”,颜小敏则毫不犹豫地决定采取强占的方式。2010年2月中铁电气化局雷公山隧道施工方进场后,颜鸣秋和颜小敏马不停蹄赶到现场拦阻施工。颜鸣秋对名目经理说:“在咱们村的地块施工,工程的地材和洞渣就要给我们做,否则不能动工!”“到我们村做工程,也不打听一下是谁的地盘,就敢开工?”颜小敏也蛮横地对项目经理说。

  2018年9月,颜鸣秋因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等重大违纪守法问题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11月,以颜小敏为首的重大涉黑案件公开宣判,涉案人员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21年不等。

  牛刀小试,不仅让颜鸣秋尝到了“芝麻官”也能“财源滚滚来”的甜头,更让他发现了利用村委会主任身份可能随意出具工程招投标介绍信这条“发财之道”。2010年至2018年间,他利用职务方便非法收受别人财物49万元,其中大多数是暗里以村委会名义推举村民加入工程招投标所得的“感谢费”。

  (二)在法律规定的投票、选举运动中违背组织准则搞非组织活动,组织、煽动、诱使别人投票、表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