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菜杂鱼冻,童年的味道|原乡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01-03浏览次数:

你弟弟也没跟咱们说你回来吃饭,就说你晚上回家吃饭,中午没留你的饭啊。我去给你炒个青菜吧。母亲说。

我大喜,跟母亲说,有这个鱼冻就行了。

【前未几次故乡,弟弟做了水腌菜烧杂鱼冻,来自湖南的友人觉得不够辣,来自杭州南京嘉兴南通的友人则视为最好吃的菜,口味切实就是故乡的另一种表白,也是最深的乡愁。林语堂说,所谓爱国主义,不过就是童年的味蕾,我以为很对。这话,连大诗人奥登都在给美食图书写的书评中引用了。】

我刚从高铁站回来,自然不吃饭。

盛上一碗米饭,把剩下的清炒蓬蒿倒在米饭上,又夹了一大筷子咸菜小鱼冻堆在饭碗上,凉菜凉饭,筷子翻飞,狼吞虎咽,连鱼骨头都嚼了咽下,一忽儿功夫,一碗米饭下了肚。我又盛了碗米饭,用筷子夹了好多咸菜小鱼冻堆在饭碗上,很快就又覆灭了一碗。

11月29日下战书一点半的时候,我静静回到家乡乡下旧宅。

不必不用。有剩米饭跟咸菜就行。我赶紧制止母亲。

母亲正在场前的地里翻晒稻草,见我这么早回家,有些惊疑,忙问吃饭了不。

母亲随着我走向灶间,打开桌罩,小桌子上三个菜碗里,都是剩菜,一小拨清炒蓬蒿,半碗粉丝汤,还有,等等,是半碗咸菜小鱼冻!